欢迎光临,长沙家具装饰!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办公家具 > 办公桌组 > 办公桌组

追记渝北区龙山街道党工委原组织委员黄海平

  黄海平(左二)在龙山街道建峰小区院坝会上聆听居民意见。渝北区龙山街道供图

  本报记者 罗静雯

  去年底,渝北区龙山街道松牌路社区成功通过整改验收,摘掉了街道“难点社区”帽子。社区居委会主任熊秀琴和同事们在高兴的同时也感到遗憾:“可惜黄委员没能看到,为了社区‘摘帽’,他花了好多心血。”

  熊秀琴口中的黄委员名叫黄海平,是渝北区龙山街道党工委原组织委员。在全市开展的“固本强基推进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”中,为实现松牌路社区党组织“摘帽”,他长期“泡”在社区一线听民情、解民难,成为居民眼中随和豪爽、办事牢靠、没有架子的“耿直哥”。

  2014年5月12日,黄海平因连续加班操劳过度突发脑溢血,去世时年仅41岁。

  为群众解难,他总是很“耿直”

  熊秀琴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黄海平时的情形:“他穿着一件不知洗过多少次的白衬衫,外面套着蓝黑色的旧西装,背着一个棕色挎包,朴素得很。”

  这身行头成了黄海平的固定装扮。接触时间长了,熊秀琴半开玩笑问他:“黄委员,你只有这一套衣服啊?”黄海平憨然一笑:“这是我的工作服噻。”

  整顿后进基层党组织,解决群众诉求是关键。黄海平的挎包里随时装着一本黑色大笔记本,每次入户走访、开院坝会和调解纠纷时,他都会把群众的诉求意见详细地记在本子上,然后想方设法解决。

  陈兴凤是松牌路社区建峰小区的居民,也是该小区党支部委员。一次院坝会上,她反映了附近小区的管道漏水影响居民正常生活、小区外人行道上停车影响居民出行等问题。黄海平认真记在笔记本上,表示回去马上处理。“第三天就有人到旁边小区修好了破损水管,人行道的路沿石也加高了十几公分,汽车再也开不上来了。”说起这事,陈兴凤连连称赞:“黄委员说到做到,硬是耿直!”

  有群众反映冉家坝社区面积大,党员居住分散,办事不够便捷。黄海平听到后,便积极协调将健康家苑社区老办公阵地改建成了“党员活动之家”和“社区网格服务点”,解决了居民办事难题。

  “居民有任何问题找到黄海平,他都会不厌其烦地认真记录,处理反馈也很快,从不‘拉稀摆带’,所以我们喊他‘耿直哥’。”熊秀琴说。

  对私利私交,他却从来不“耿直”

  在龙山街道综合科科长谭万红眼里,黄海平对自己、对家人、对亲朋好友,一点也不“耿直”。

  黄海平父母都在忠县老家务农,父亲瘫痪,母亲也患有严重肺心病,一年医药费就要支出七八万元。家里两间老土墙房四面透风,已成了危房。妻子田堂清在一家公司干财务,属于临时工。为了减轻家里负担,妻子曾希望黄海平能帮助调个固定岗位,却被他一口否决:“这个口子不能开,我们节约点就是了。”

  也曾有朋友打算借助他的“人脉”办事,黄海平无一例外“和气讲规定,坚决不放行”。一个做消防器材生意的好友开玩笑说:“我们认识这么多年,你连个灭火器都没找我买过,一点都不耿直,算啥子朋友哦。”而他照样只憨憨一笑。

  谭万红说,社区招录社区工作者时,有人通过同事、老乡等关系找到他,希望“通融一下”,黄海平断然拒绝,严格按公招程序和议定原则进行,确保公平公正。

  为事业付出,他最“耿直”

  回兴司法所干部李俊毅说:“黄海平最大的‘缺点’就是太耿直,工作太拼命,不爱惜身体。”

  黄海平对工作特别“玩命”,熬夜是家常便饭,经常超负荷工作,生病了连药都顾不得买。刚到龙山街道工作,为尽快进入角色,他利用一周时间,就对11个社区逐一进行了走访摸底。他联系的松牌路社区,因为刚成立不久,班子战斗力不强,是街道的后进党组织和难点社区。为使松牌路摘掉后进帽子,黄海平四处奔波。社区办公条件差,就协调区烟草局出资更新办公设施设备;社区发展思路不清晰,就召集班子成员座谈,分析查找原因,帮助拟定发展规划;群众有诉求有意见,他就详细记录在案,千方百计解决……

  长期的奔波劳累,使黄海平积劳成疾,但他从来不放在心上。街道人事干部刘墨墨清楚记得,黄海平发病前几天就觉得头痛,但当时正值社区工作者招录工作最忙最关键的时候,他一直硬撑着。

  “黄委员病发当天是星期一。”刘墨墨说,“下午5点40分左右,他还和我们商量第二天招录人员体检的事。看他老是皱着眉头,大家都劝他去医院检查一下,他却摇着手说‘没事,吃点感冒药就行’。”

  然而,仅仅过了半个小时,黄海平就倒在办公桌上。当人们发现时,他已昏迷不醒,两天后便永远离开了他亲爱的家人、热爱的事业和深爱的群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