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,长沙家具装饰!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办公家具 > 办公桌组 > 办公桌组

在助人的惯性中完成生命的交响——见义勇为女记者非亚办公室见闻

  初春的北京寒意还未退去,位于京西大厦的中央电视台《每周质量报告》栏目组办公室里,记者非亚的办公桌正中摆放着她的黑白遗像,周围环绕着三大捧白百合花,以及蛇果、橙子、酸奶、咖啡这些她生前喜爱的物品,椅子上还搭着她的黑色披肩。

  “刚才还有人说这花蔫了,要换一下。这都是同事自发摆的花。”虽然非亚去世已经一个多礼拜,同事尹骊回忆起她生前的样子依旧历历在目,“她平常都披一个披肩,非常漂亮。她喜欢吃水果,如果加班她一定要吃一点,‘我要吃一点水果,我要补充一点VC’。”

  3月9日晚10点半,在北京北六环路段,非亚在遭遇一起车祸后,被江西青年曾庆香救出。随后,非亚和曾庆香试图救助车祸中第三辆车中的被困人员时,被后面驶来的一辆金杯面包车撞出,这两位素昧平生、但在危急时刻携手救人的年轻人同时献出了宝贵生命。

  工作的艰辛如同一部部小说

  非亚的真名叫刘薇,2005年9月从英国留学回来加盟《每周质量报告》栏目。作为栏目组唯一的暗访调查女记者,她长期关注美容安全、化妆品质量等和女性健康密切相关的质量安全问题,以特有的女性视角,为栏目注入了新鲜和活力。

  同事们说,非亚是一个十分热爱自己工作的人。2006年1月15日播出的《瘦身陷阱》是非亚在《每周质量报告》的处女作,也是该栏目关注美容安全问题的里程碑,播出后成为2006年开年的第一个舆论热点,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。

  同事袁曦至今对4年前的那次合作记忆犹新。他俩和一位摄像记者一同到广州的瘦身针剂生产厂家暗访,天很热,那是城乡接合部的一片地方,外面是农田,里面七岔八岔都是厂房,每一家门口都有狗。但线索并未说明是哪一家,他们只能挨家打听。为了不引起注意,他们分成两组,非亚和摄像记者一组,但最后两人也不能在一起,她上前询问的时候,摄像记者就躲在树下拍摄。

  “那种荒郊野外,时不时窜出一条狗;老板也很怀疑,因为从来没有号称做生意的人直接去厂里拜访的,最多就是到店面去了解一下。在那种地方,他把你关在里面也挺难办的。”袁曦说,“第一次出去暗访能够做到这样,真的很不容易。”

  此后,非亚又先后采制了《金丝美容陷阱》《美容神针内幕》《波丽宝丰胸陷阱》等一系列深入调查美容行业内幕和化妆品质量安全的节目,在她的不懈努力下,美容行业质量安全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;也正是在非亚这样的记者的不断报道和推动下,美容和化妆品行业正在逐步走向规范。然而这些节目背后的惊险,只有她的同事能够想象。

  央视新闻中心副主任庄殿君说,在采访《美容神针内幕》的过程中,为了了解被宣传得神乎其神的干细胞美容术背后的黑幕,非亚曾只身深入到干细胞始作俑者的生产企业进行调查,而对方当着她的面却对干细胞产品的任何信息只字不提,后来老板对非亚说:“我什么都没有告诉你,如果你不信的话,打开你的设备,你看看你刚才录的我的话说什么了。”原来,狡猾的老板已经觉察到非亚是带着暗访设备来的。

  非亚事后回忆说:“当时我就在想,如果我要不承认,对方是人高马大的一个男士,他很可能会上来把我的包拉开,把机器取出来,把素材毁掉。那个时候我哈哈一笑,我说我承认,就乐了,就过去了,他当时就会非常慌张,他就不知道我到底是谁,最后非常和颜悦色地把我送出了大门。”一场眼前的危险被她的冷静和睿智化解。

  大家还记得,非亚刚来的时候,关于做电视几乎什么都不懂,没有一点画面感,但她很用心地琢磨画面,进步的速度出人意料,后来竟然成为栏目组里学习的榜样。袁曦说,非亚的创新意识很强,总会尽量使节目内容能够生动起来。比如在《不健康饮酒调查》节目中,她和大家商量后用了一个镜头,透过一个服务员端的一杯酒来看整个酒桌上的人,记录下了醉酒后的百态。“特别独特的一个视角,因为我们平时就是全景、中景、近景,反而就没有那种效果。”

  “每一个镜头她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。她的片子为什么好看,为什么能够作为我们学习的东西,就是因为她真的是用心琢磨,她总要运用声画这些东西,来辅助完成整个她的节目结构框架。”尹骊说。

  救人只是一种直觉和条件反射

  同事们说,非亚是一个特别热心、有爱心的人,总想着怎么帮助别人。办公室里,同事们工作、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喜欢去找她商量,她也特别能够帮人拿主意。尤其作为长期关注女性健康的记者,经常为女同事购买化妆品出谋划策。留学英国的经历让非亚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语,因此同事需要采访外国专家时,都由非亚包办,不管采访和她有没有关系,也不管会不会影响她的休息,非亚都尽心尽力地协助同事的采访。

  一年前,非亚做的《蓟县新生儿死亡调查》一期节目让尹骊刻骨铭心。当时天津蓟县妇幼保健院6名新生儿先后出现感染症状,其中5名死亡。非亚采访了其中一位父亲,他的孩子在妇幼保健院打了一针回家就死了。妇幼保健院拒绝告知给孩子打的什么针,甚至拒绝给孩子开具死亡证明,于是父亲无法将孩子火化,只能冻在家里的冰箱里。

  “她说着说着就哭,她说:‘我一定要帮助他,我不能让他这样,我要不帮他,这个人一定会疯掉的。’”尹骊说,非亚跟这位父亲短信往来了一个多月,想了很多办法安慰他,帮助他。“她老是这样的,她老是在想怎么帮助别人。”

  非亚平日的某些作为,在同事们看来,甚至有些不真实。她曾经多次发动亲戚和同事,为宁夏隆德、河北赞皇贫困地区捐出大量衣物、儿童文具和读物。“她跟我们大家号召:‘你们家里面的衣服反正也没有坏,因为不时髦了,你们就给我吧。’我们大家都给她,然后她就分好类,大人的、小孩的,棉的、薄的,打上包,自己花钱,每年都要寄好几次。”尹骊说,出事前不到10天,她刚刚寄走一批。

  非亚的同事郑丕贤告诉记者,据非亚爱人的叔叔说,每年他就要给非亚打四五个大编织袋的旧衣服。“你感觉她做这事的时候,像演一个很主旋律的电影,感觉很不真实,但是说实话,这事就是真的。”他感叹道。

  就是在这样点滴积累的惯性中,非亚践行了她生命中最后一次助人之举。当时被曾庆香救出后,非亚只有几处轻微擦伤,之后她立刻给她爱人打了一个电话,说她在路上出了车祸,并无大碍,只是让他到事故现场来接她。“又有车撞上了,我先去救人!”这是非亚留给爱人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“听到说她是因为救人,我觉得这肯定是她会去干的事,一点都不觉得奇怪。她打电话的音调,那种动作,当时那个场景我都可以想象,因为她平时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”袁曦说。

  网上有人对事件进行了反思,说非亚应该先在车祸现场后方放好反光三脚架再去救人。尹骊说,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,非亚去救人只是一种直觉和条件反射。“这个人能够在生死的一瞬间做一个选择,用自己生命换别人生命的决定,一定是在这之前有一个习惯性的铺垫,她已经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,在这样的轨道里,所以她不会考虑我会不会牺牲自己什么的,在那个瞬间她一定是这样的。”

  内心强悍的柔弱女子

  同事们说,非亚是一个外表柔弱,但内心强悍的人。春节长假之后,非亚在同时进行着两期重要的调查类专题节目的采访,因此一直在外采访,从浙江到河南,从河南到天津,3月8日终于回到北京,第二天就赶到办公室投入到节目的后期制作中。她原本计划回家与爱人共进晚餐,可是6点左右不得不给爱人打电话告诉他手头的工作还没有做完。于是加班到晚上9点。然而,就在回家途中,不幸发生了。

  她即将完成的节目是关于剖腹产的,经过调查,目前我国剖腹产率达到80%以上,很多医院鼓励剖腹产,但事实上,剖腹产会给母亲和孩子带来一系列健康问题,如果剖腹产率长期过高会给社会整体的人口素质带来不良影响。这个专题她跟制片人报过好几次,都被没意思、不符合栏目风格定位等理由拒绝,但她一遍遍向制片人汇报调查进度,终于得到批准,而后拿出的稿子也受到了制片人的肯定。

  “她是一个特别执着的人,虽然很瘦小,但是内心是很刚强的,我说她是一个特别强悍的人。”尹骊说,其实,非亚关注这个领域也跟她自己的生活有关系:她本来打算今年要孩子的。

  同事们说,非亚是一个热爱生活,也爱美的女人。她和父母、爱人、公婆的感情都很好,婆婆曾说和非亚不仅像婆媳关系,更像是亲母女。

  “她很爱拍照。”“她是特别时尚的一个女人,永远穿高跟鞋。”“她穿衣服特别讲究。”大家回忆着非亚生前的点点滴滴。“比如什么颜色的裤子配什么衬衫,或者是配一条丝巾,或者一定要戴一对耳环,或者是夹一个头夹来呼应一个颜色,所以她每次来,我们都说:‘哟,小美女你又来了。’因为她长得小巧玲珑。”尹骊说,出事当晚她爱人赶到医院的时候,就说:“非亚很爱漂亮,一定要给她擦干净,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……”

  连日来,办公室的同事在工作之余都在忙着为非亚安排后事,整理遗物,做关于非亚的专题片。“我们把她以往做的所有片子都选进来,我们大家一边看一边哭,觉得非亚好漂亮啊,画面里面那么健康。”说到这里,尹骊眼里含着泪花。

  与非亚有过多次合作的潘明告诉记者,非亚这个名字是她爱人起的,发音接近其英文名和中文“飞呀”,有小鸟展翅高飞的意思。“在中央电视台这几年,干得也相当好,要起飞了,没想到就折翅了。”潘明不无感慨。

  在非亚的办公桌上,还放着一叠黑色封面的《央视新闻内刊》,辑录了同事们写给非亚的知心话。李晶晶在题为“印象”的小诗中写道:“印象中你还坐在身后的地方/一边反复听着同一支乐曲一边写着稿子/印象中你只是暂时的离开 一会儿就会回来/只是你的样子不再清楚 慢慢模糊/幸好 所有的印象已经留存于心……” ( 新华社北京3月19日电 记者 白瀛)